[索马里海损赎金与共同海损 - 现实与现状]

 

索马里海盗的问题存在已经有许多年了,但真正对国际贸易及航运造成较大的影响,基本上是近三年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似乎慢慢地发觉,船舶被劫持的事件在不断地增加,赎金的金额也在增高。

但是,随着英国市场率先将海盗赎金作为共同海损后,支付了赎金的船东似乎找到了索赔的方向,尽管到今天,已经出现并在逐渐扩大的购买海盗赎金险的情况,但海盗赎金在国际上作为共同海损的趋势正在趋于稳定。

尽管如此,在中国,由于种种国内及国际上的因素,海盗赎金的索赔仍然不能达到明朗化。在中国出现的事件,不论是船东还是货主都只能以他们能力所及的方式来解决相关的问题,对此也有不同的人发表了各种的观点和意见。

一、 最初的争议

当三年前海盗赎金的索赔尚没有凸显的时候,笔者就其的索赔问题即征求了一些人的意见,这其中包括有律师,保险公司和保赔协会的工作人员,以及海损理算师等,得到的答复也各有不同,但大致可以归纳到以下几点

1、海盗以人为主要的劫持条件索要赎金,赎金应该由保赔协会支付,或至少也应由他们负担一部分;甚至有人认为,为了船员,保赔协会一定会负责的。

2、不论是什么名义,获得解救的财产都应当分担其一部分。而在分担的划分比例上,如果海盗明确了人所占有的赎金比例,则当然应该由船东自行负担该部分款项(他们会转而向保赔协会索赔),但如果在所被要求的赎金中并没有明确人的因素所占的数额时,则赎金应该由被解救的船舶、货物及其他财产来分担,具体的理论基础是否可以参照救助下有关救助人命和财产的报酬确定时所使用的概念。

3、将海盗赎金作为共同海损

这在当时存在着相当的反对意见,除上面1、中所陈述的,认为海盗主要是以人为被劫持因素外,其主要是对索马里海盗劫持下的船舶和货物是否存在危险有一定的疑问;另一方面,由于共同海损理算须依照理算规则进行,而通常使用的约克-安特卫普规则对于共同海损的合理性有着很强的要求,而对于海盗赎金,在这方面恰恰是一个很难的方面。

二、 对相关意见的反馈与结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前面所谈到的问题逐渐在市场上反应出了一些意见,有的甚至是结论性的。

1、保赔协会的明确意见

对于市场上的一些意见,首先反应出的,而且是很强烈的,就是保赔协会的态度,他们明确地表示,不会为赎金做任何的支出,除非海盗真正造成了人身的伤害。那时,则是依照规定来赔偿,仍然不是对赎金的分担。

2、共同海损中的索赔

与此同时,海盗赎金认入共同海损的主张却得出了结论。伦敦市场明确地表示,索马里海盗的赎金可以作为共同海损来索赔。但是,伦敦市场出台此意见的同时,也对赎金的合法性问题给出了一定的意见和考虑,有律师和理算师指出,如果在被要求支付分摊的人的居住地支付赎金属于不合法,则船东有可能无法收回该相关的分摊额。但总之,对于运输合同适用英国法的,已及合同中规定共同海损在伦敦理算的航次,在发生海盗劫持事件并获得解救后,船东常会宣布共同海损并委托理算师进行理算。到目前为止,此种方法在相当的范围内得到了实施,在海盗赎金被认为合法的,或是甚至在一些不是被认为不合法的地方,海盗赎金作为共同海损分摊得到了一定的认可;船东在船舶被解救后,对共同海损担保的要求也经常获得满足。

但是,此问题在中国,却存在着相当的分歧,在实务中也遇到了一定的麻烦。

三、 海盗赎金索赔在中国

1、理论上的分歧

目前在中国,有相当部分的人已经接受了英国市场的观念和做法,但仍有一部分人对于海盗赎金是否真的可以作为共同海损,以及其实际理算是否可以完全得以实施的问题存在异议(对此,本人将另文给予详细的论述)

2、实务处理中遇到的困难

1)赎金支付的合法性

前文谈到英国市场将索马里海盗赎金作为共同海损处理,其一个主要的基础就是因为英国的赎金法,即在英国,支付赎金并不被认为是不合法的。

但在中国,即使找不到相关的法律规定,但大家都认可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国是一个不鼓励支付赎金的国家。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船东将赎金分摊的索赔请求诉诸中国的法院,可能也很难获得支持。

2)国际反恐及中国因素

在讨论海盗赎金合法性的同时,另外一个被密切关注的问题,是国际反恐。在国际反恐的相关立法中,直接或间接地向恐怖组织提供资金是违法的。而索马里海盗的赎金是否有流入恐怖组织的手中是没有证据的,但一些人所提出的肯定意见也是无法驳斥的。英国市场的做法,甚至是英国政府的态度由于其在西方的地位及同美国的关系自然不会引起太多的指责;但对于中国就不同了,很小的一个问题都可能会引起很大的反响。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发展,西方社会借一切机会对中国进行指责的现象比比皆是,这些指责有的来自官方,也有的来自社会团体,甚至还有一些是个人的行为。即使是在一些普通的商业活动中,也会遇到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准则来针对中国。不时会出现利用中国自己在特定情况下的商业做法作为中国的普遍来对待的现象。现实的情况使得中国的船东、货主及保险公司等在商业行为中始终保持谨慎的态度,生怕被西方人利用,被卷入所谓的政治中去,从而使不论是公司还是个人都被置于不利的地位。这可能是中国的船东、货主及保险公司,甚至是法院等在索马里海盗赎金问题上始终保持低调,并不做出明确承诺的主要原因之一。

四、 现实与现状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属于中国的货物涉及到索马里海盗劫持的案件中,船东对于共同海损分摊的要求往往很难获得确定的答复;同时,他们也不一定能够获得为货物的共同海损分摊所出具的担保(金额很小或由货物保险人海外代理出具的除外)。因为,即使船东在交付货物时行使其留置权,法院也很难找到明确的依据来支持他们的请求。

但是,对于共同海损分摊的请求权并不依赖于是否收到共同海损担保函而存在,船东因此在未收到担保的情况下,在进行了共同海损的理算后,理论上仍然可以提出要求分摊的请求。而同样,上面所提到的问题会再次出现,共同海损是否成立,其合理性及支付分摊的合法性仍然需要确定。这样的问题目前在中国最多只是停留在讨论和咨询上面,并没有正式提交法院的案件。而案件的真正解决往往是通过船东与货物有关方的进一步协商来解决(有关协商中的进一步问题,将另文论述)

而对于支付了索马里海盗赎金的船东来说,他们为了获得赔偿,自然会试图寻找一个认为索马里海盗赎金是属于共同海损的理算师来进行理算。如果货物有关方(包括货主和货物保险人)不是在中国,并在其居住当地不存在像中国这样的问题,则相关的共同海损分摊是有可能收回的。但对于船舶的共同海损分摊,由于船东同其保险人的关系,其解决往往并一定会被放到公众的面前,有时会基于上面一、2中所说的、对一些事实的认可来达到最终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