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6日 - [重游井冈山]

时隔整整二十年,我再一次上了井冈山,与上一次支援老区教育不同,这一次是党员的再教育活动。

这次所看到的也已经不同了。旧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投资数亿元的新博物馆。比原来的大了许多倍。

当然,变化的不光光是博物馆,井冈山市已经被迁到了山下,留下的变成了茨萍镇,却已经宾馆、饭店林立了。

新的城镇有了新的概念,单单从天街来看,完全看不出乡村的面貌,一点也没有,完全是一条城市的步行街。

现在来追寻红色之旅的人们,已经不再去旧的纪念碑了,而是被带去北边的新纪念碑,方式也不同了。许多来革命圣地的人们对革命前辈更加崇敬,送花圈,行鞠躬礼,登山看雕塑群和碑林,到处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们,手持各种先进的照相机,纷纷与革命先烈的雕像合影。

原来的环路还在,而且所有的车辆只能逆时针一个方向行驶。

不过,我还是留恋原来那个安静的小镇,一条环路,中间是花园,外围基本是平房,路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散步。这一切已经根本不可能再回来了。

去了龙潭,这里现在为了旅游也安装缆车,再也无法找到原来那种自然风光。

五指峰还是原来的五指峰,远望过去,那个似毛主席下巴形状山峰群依然如故(许多人没有注意到),好似毛主席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一点也没有被更多来圣地朝拜的人们打扰。

二十年前来的时候,被井冈山的自然风景所震撼,写下了‘昔日只知革命圣地,今朝方识井冈风采’。今天,不知道第一次来井冈山的人们是否还有这样的感觉,毕竟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现代了。

新去的人们都拍了一些照片,我也把一些二十年前的照片放在‘按下快门’中的照片中,供大家看看

 

2008年7月16日 - [杨佳袭警再反思]

今晚,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1+1’节目播出了‘杨佳袭警再反思’,让我也想到了以前曾经考虑过的一些问题。

1、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剥夺别人的生命

杨佳事件发生后,在社会上产生了非常大的反响,在对其行为给予强烈谴责的声音背后,有一少部分人在发出对警察的真正行为给予质疑中,隐约发出了对杨佳行为的赞许。他们甚至认为的确是由于警察对杨佳的某种行为直接导致了他的过激行为,从而隐约显现出‘警察该杀’的态度。

对此,不能不让我们联想到‘911事件’发生时,一些人将对美国政府的一些行为的痛恨转变为对恐怖行为的赞许,而却对许多人生命的丧失表达出了漠视的态度。

的确,一些人由于滥用职权而表达出的态度和行为直接导致了民众的痛恨,但这不能够成为对一些人无故夺取他人生命的理由。不论别人行为是多么的让人痛恨,但任何在法律之外而自行采取夺取他人生命的行为都应该受到社会的谴责,而今天的这种现实不得不让人对经济社会中对金钱的追求下导致社会世风日下感到悲哀。王羲之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就已经对人生给予了伟大的赞许,而我们今天却如此的漠视别人的生命,更有甚者的是,这些人对他们自己的生命却是吝啬得很。

这应该是我们现代教育体制下的悲哀。这也是我在女儿年轻的启蒙教练因病辞世时的感想。当时没有一个老师提出来要求她所教授的学生们应该去为她送行。这对学生们来说可能不会引起什么反响,但如果学生们被要求了,那对他们的一生可能会引起很大的影响,甚至会对他们周围更多的学生都会引起很大的影响。我们不能等到出现了汶川地震这样大的灾难时,再去宣扬生命的重要。那样的话,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又被现实社会的潮流带会了原来的方向。

2、权利是人民给的,应该用于服务人民

近年来,对于一些直接面对民众的岗位(像警察、城管,政府行政机关等)在国家日常事物中对民众的态度问题上受到了多次的批评,国家也在规定和监督方面增加了力度,但仍然会不时会出现一些不尽人意的情况。似乎不过度地使用权利,人们就不知道他们权利的存在;似乎不断地行使权利才能带来人们对他们的尊敬,诸不知情况恰恰相反。

其实,在那些非执法岗位上的滥用权利更为过甚,比起那些利用国家给予他们的权利疯狂为自己谋取私利的人,暴力执法中的一些问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改革开放以来,西方文化带给中国人新的概念,许多人也想希望用‘你们花的是我们纳税人的钱’来向公仆们呐喊,我想这一天终归会到来的。

3、为什么警察牺牲的比率这么高

这次杨佳袭警的问题上再次引起一些人的质疑,那就是为什么一个平民却导致了受过训练的警察如此大的伤亡。

许多年来,不停地出现警察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消息,我也经常会提出上面的问题。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这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警察在接受教育时受到了真正的教育-即使在执法中,他们也没有被赋予随便剥夺别人生命的权利。这样的教育(应该是规定)的确大大地增加了他们在执行任务中的危险性。

我们更多应该看到的是,众多警察在为保证社会安定,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时不顾自己生命安全的英勇行为。起码我们不应该让那些真正为人民利益而牺牲的烈士们伤心吧。

 

2008年7月18日 - 奥运会-值得我们支持

身在北京的人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奥运会越来越近了,各种的措施在不断地公布,特别是在安全措施方面。这也使北京市民感到了一定的不方便,像每天开车上班的人们,马上要变得有一半的时间要乘公交系统上班了。他们可能会很不适应,特别是有些线路还没有空调车。一些人也因此对在北京举办奥运会产生了一定的意见,他们在生活中的不便直接导致了他们的不满。

听到这些人的牢骚,我突然感到现在的社会真的进步了。在以前,人们对这种不满根本就不敢表达出来,可现在不同了,人民群众敢公开讲出他们的真话了。

但是,我还是不赞成他们对北京主办奥运会的反对意见。作为从小在北京长大的我,的确看到了北京的变化,以及北京由于举办奥运会而得到的额外发展。环境变了,道路变了,连北京人(包括在北京工作,又暂没有户口的人)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变化。

的确,作为中国政府,对于奥运会第一次在中国举办是有些太重视了。但这样的重视应该说是好的,因为虽然在一定的时间内可能会导致一些不便。但从长远的情况看,奥运会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次体育盛会,它不单单带给北京以快速的发展,也使全中国人民享受了如此发展的成果。看到这几年北京的发展,我越来越相信过去的那句‘奥运会可以把举办城市的发展加速十年’的话了。

以交通和住宿来说,这将使全中国人民都可在以后得到享用。按照已经启动的计划,到2015年,北京的地铁距离将超过500公里,那是什么概念,那时将在每两站地(约1千米多一些)的周围就可找到至少一个地铁站;现在像如家这样的旅店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将来再来北京旅游的人们可能根本不需要参加旅行团了。快速铁路不仅仅单是修到天津,还会到其他的地区,甚至到北京的郊区去也会变得非常的方便。种种的这些,将来是要被全中国人民享用的。

北京是全中国人民的首都,它的发展也必将会带动全中国的发展。

让我们一起来支持奥运会吧。

 

2008年8月8日 - 奥运终于开幕了

开幕式的确不错。中国文化获得了极至的表现。

以前,张艺谋在我的心目中只是一个摄影出身的导演,认为他的出身使得他的产品在色彩和视觉上通常比较出色,但在文化底蕴上总是欠缺。这次却不同了,许多的创意似乎不是他的风格,且对现代技术的了解和认识也是相当的高的。虽然应该当然地理解,开幕式的表演是集体的结晶,但他毕竟是总导演。全国人们应该感谢他及他所带领的团队。

对于点燃主火炬手,我的期望还是何振良老先生,在我的心目中,何老对于奥运会来到中国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我始终认为,何老应该是唯一一位不会遭遇任何异议的人选。只是当张艺谋解释了挑选的条件后,只能接受现实了。不过李宁应该也是情理之中。如果单纯针对退役的运动员来说,他对于中国体育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

仔细看一下最后的传送火炬的人们,以及五环旗帜的八位护旗手,让你想起高敏的一句话,他们可能代表了不同阶段的历史。

 

2008年8月22日 - 奥运让我们得到了什么

时间很快,转眼奥运会就要结束了。金牌数目如此分配也是之前没有人会想到的。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我本人可能有同别人不同的体会。

1、中国达到了让世界最大限度了解中国的目的。金牌多些对于中国来说并不是第一重要的,对于国家来说,能够让全世界人民了解中国才是我们最大的目的。而且,我们今天做到了。这是我们国家通过其他渠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无法做到的。但从这一点就可以说: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2、中国民众也通过体育而了解了世界。随着奥运会的比赛的推移,我们各种的媒体以及老百姓也在越来越多地提到‘体育强国’的概念。我们也看到今后我们的努力方向。我们的人民也认识到了,要成为体育强国,我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3、我们的人民也越来越真正理解了宽容的真正含义。杜丽首金的失去,刘翔的因伤退场,以及对男篮的赞许,更多人给予是理解、宽容和安慰,如果这是很多人的内心的真正想法,那奥运真的使我们进步了许多。

 

2008年9月1日 - 摄影、照片、纠纷

有许多事情对我来说好象都想不清楚。就那影楼给顾客照相的问题来说,这许多年来发生了许多的纠纷,有一些甚至还闹到了法庭。尤其是一些相关于结婚的拍摄。

可能是我的工作中涉及太多的责任问题,所以我们通常在工作中考虑最多的是如何能够避免可能出现的责任。比如说,如果别人的照片在我手里,那如果将来出现任何的责任问题(如照片被用作他用),不管是不是由于相关单位或人员的责任,只要出现了问题,那必然会怀疑到保留原始文件(过去是底片,现在通常是数码文件了)的人身上。这样的危险,比起可能有的商业利益来说,似乎要大了许多了。

由于不了解影楼行业,我不知道为什么影楼为什么在完成拍摄后不将原始的文件全部交给被拍摄者。如果是我,我肯定要将母本交还给被拍摄者,并在他给予确认的情况下在我的存储空间中全部删除,包括那些经过处理后的最终图片文件。这一点上值得注意的是,我不会将经过修版的文件交给他们,因为那是我专业技术的体现,如果将来被摄影者需要加洗,那以他们提供的母本,再加上我的技术,我仍然可以给他们做出好的图片来(甚至可能由于时间所导致的技术提高而做出更好的图片来。如果我不接受,那他们也没法提出任何意见,因为上次的合同已经完成;而此应该是属于一个普通的要约)。那时候他们需要支付的费用,仍然是我的技术和成本的体现。这样做有一点重要的是,从将母本完全交给被摄影者并由他们确认的那一刻起,他们同我就再没有合同关系了。我也就在收到相关付费后,完成那一次的商业活动。

可有人说,这样好象忽略了一个真正的问题,那就是现在影楼保留母本不给人家的主要原因,我实在是不知道。不过,就我所想的,不外乎是商业利益。可能是想套住客户以后再在他这里加洗吧。如果是这点,那我只能抱歉地说他们其实把这个事情想歪了。

如果你保留了被摄影者的母本,那他们若想加洗,就只能回到你这里来;如果你把母本给了他们,那他们就有了很大的选择。这个道理谁都懂。但反过来呢,所有手里拿着母本的人们,他们的选择是整个市场,这其中也有你呀。如果你的技术好,那他们选择你的机会反而会更多。只有不相信自己的人才会用低级的手段留住客户。如果全市场的人都认识到这一点,那整个市场的技术就会不断地提高。这才是真正的竞争造福社会呀。

2008年12月7日

每年到了最后的一个季度,通常都会很忙。今年就更忙了些。因为地震及奥运会使得许多的会议都推迟到了年底。而案件的压力也不小,许多的人急着在年底前结案。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写东西了。

不过,最近一段金融危机下的变化也引发了一些联想。特别是保险人对于赔款态度的变化。保险,这个以诚信为本的行业,却不断出现保险人被人认为已经不诚信的情况。有人以为这种情况是在说我们中国的情况,其实不然,在许多西方,有时甚至是在伦敦市场上,你不时会感到保险人诚信的在流失。咳,没有了钱,在经济社会里说什么也没有用。

 

 

[上一页] [7] [6] [5] [4] [3] [2]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