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孝孺 深虑论(部分)

虑天下者,常图其所难,而忽其所易;备其所可畏,而遗其所不疑。然而祸常发于所忽之中,而乱常起于不足疑之事。岂其虑之未周与?盖虑之所能及者,人事之宜然;而出于智力之所不及者,天道也。

......


古之圣人,知天下后世之变,非智虑之所能周,非法术之所能制,不敢肆其私谋诡计,而惟积至诚、用大德,以结乎天心,使天眷其德,若慈母之保赤子而不忍释。故其子孙,虽有至愚不肖者足以亡国,而天卒不忍遽亡之,此虑之远者也。夫苟不能自结于天,而欲以区区之智,笼络当世之务,而必后世之无危亡,此理之所必无者也,而岂天道哉?

 

 

王国维 人间词话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三种之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