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性修理]

一、不同的目的

当船舶因共同海损行为或意外事故进入避难港后,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安全完成余下的航程。对于船东来说,将船舶修复至其正常的状态当然是他们所期望的。但是,由于种种的原因船东在避难港有时会不进行损坏的永久性修理,而只是完成临时性修理。这些原因包括:

1、为了避免船舶在港长时间的滞留;

2、为了避开当地较高的修理费用。

全世界不同的地方的修理费都可能不同。对于损坏来说,当然事故后第一到达的安全港口就应是其修理港,但是该港口的修理费用并不一定是最经济的。

船舶保险要求船东应做到如同一个未参加保险的人一样。而在保险单中的招标条款的规定也使保险人对修理的地点和费用有参议权甚至否决权。这样,为了减少修理费用的支出,无论是船东还是船舶保险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会考虑选择经济合理的地点来修理船舶。这样,就可能将损坏的永久性修理推迟,只是在进行临时性修理。

除节省修理费用外,推迟永修的时间可以避免若在避难港永修将会产生的一些其他费用,如船舶在永久性修理期间的港口费用,在修理需要卸货时将产生的货物被卸下和重装的费用,以及在修理期间货物的存储费等。

3、不可避免的临时性修理

在这种情况下存在着两种情况。

A、由于避难港没有永久性修理的能力

这种情况是存在的。特别是当船舶修理需要进坞的情况下。临时性修理可以使船舶具备转港修理的状态,或是使船舶可以直接航行至目的港。

B、班轮、邮轮等特殊经营的船舶

班轮、邮轮往往是根据已经公布的船期表来运营的。由于经营的特殊性,她们是以保证航线的声誉为第一位的。当损坏发生后,船东往往会在允许的情况下直接进行临修,而将永修推迟。

二、进行临时性修理的前提

船东选择以对船舶进行临时性修理的办法来离开避难港存在的重要前提,那就是仅进行临时性修理就离开避难港必须征得船级社验船师的同意。

在运输合同中规定船东应克尽职责使船舶适航,若船东明知船舶不适航而将船舶驶离避难港,从管船和管货的方面,船东都无法逃脱应负的责任。

船舶保险中的船级条款更严格地规定了船舶应在全部的保险期限中使船舶保持有船级。若船舶在事故后未征得船级社验船师的同意就继续航程,就有可能会失去船级,从而导致船舶保险合同的终止。

这就是临时性修理的实质,船东希望不进行永修的决定应是以其船级社验船师对船舶状态的了解及允许其采取的办法为前提的。

有时,船舶损坏的状态使得其通过临时性修理也不能具备带货航行至目的地的能力,而只能达到转港至附近的港口(这就是所谓允许的办法的一种),而有时仅仅是简单的临修就可以达到适航的能力。

三、保险理赔中临时性修理的概念

在过去办案中遇到过一些船东强调他们对损坏没有用原本应使用的修理方式,代之的是用简单的方式完成,他们就将此称为临修。可是,船东的修理方式却得到了船级社验船师的认可,该简单方式修理后的部件一直被使用下去。其实,这样的修理是不能称之为临时性修理的。

所谓临时性修理,要求的是该修理项目应在随后的永修中被重新按标准的方法修理(有时还会产生拆除原临修部分的费用)。若已进行的临时性修理在永修中没有被重新修理而继续使用,那该修理费用就不可以作为临时性修理获得赔偿。

确定修理是否属于临修的性质,可以通过对临修和永修的账单的审核来确定。由于理赔人员并非造船和轮机方面的专家,此种审核工作可以由他们的顾问来完成,然后再要求船东确认。若要理算报告更确切和完善,应在报告中对此问题给予陈述。

四、临时性修理费用的处理

在讲到代替费用时分析过,临时性修理的费用的实质就是代替费用。在该费用处理上从代替费用的角度出发考虑就比较容易理解。

1、为节省时间的临修

节省时间就会节省因时间而产生的费用以及可能造成的损失。临时性修理避免了永久性修理所需的时间。通常,与永久性修理相关的费用和损失有:

a、船舶在避难港停留期间的港口费用;

b、船舶在避难港停留期间的船员工资和伙食;

c、船舶在避难港停留期间正常消耗的燃油、物料和淡水等

d、修理需要卸货时,货物被卸下后存储于仓库或驳船上的仓储费或驳船费;

e、船期损失(此项通常不被考虑,但不否认船东在此方面的受益)。

在考虑上述a-c三项的费用时,应将临修时间考虑在内,即将实际临修的时间从假设的永修时间中减去。因为索赔临修费用时会将临修时间的相关费用包括在内。

在约克-安特卫普规则F中有如下的规定:

凡为代替本可作为共同海损的费用而支付的额外费用,可作为共同海损并受到补偿,无须考虑对于其他有关方有无节省,但其数额不得超过被代替的共同海损费用。

而作为优先的数字规则十四,也对临修费用给予了特别的规定:

如果为了完成航程而对意外损坏进行临时修理,无须考虑对于其他有关方有无节省,此项修理费用应认作共同海损,但其数额应以因此所节省的如不在该港进行临时修理本应支付并认入共同海损的费用为限。

从内容上看,上述两条对于临修费用认入共同海损上的原则是一样的。

上述a-d各项可能发生的费用基本上是可以根据约克-安特卫普规则十和十一认入共同海损的。因此,临修费用可以同这些被节省、可能认入共同海损的费用相比较,部分或全部认入共同海损。

对于临修费用大于被代替的共同海损费用而不能得到赔偿的部分,可考虑落在其他被节省的费用或损失上去,如船东因临修而避免的船期损失。

2、节省费用的临修

同时间的问题相比,临时性修理常常可能节省的费用就不仅是共同海损费用,它也会包括单独海损及其它的费用。一般的情况有:

a、部分永久性修理的费用(价格差异);

b、因永久性修理而需要卸货将产生的卸货和重装等费用。

在规则十四和F中强调的“无须考虑对于其他有关方有无节省”使临修费用在同被代替费用比较索赔时可以首先考虑在共同海损的索赔,然后再考虑是否可以节省船舶保险人应负的责任,及船东自己的利益。

3、不可避免的临时性修理

A、避难港没有修理能力

这种情况一般存在两种办法,一是船舶在临修后直接驶往目的港,二是船舶临修后转港修理,然后再继续原航程。

这两种办法在以前的理赔中基本形成了二种结果,那就是在第一种情况下不将临修费用认入共同海损,因为不存在选择的问题,而选择性又是共同海损的本质。

在第二种情况下,船东实际进行了选择。在约克-安特卫普规则十中的下列规定使得临修加转港的费用等可能在共同海损中获得赔偿。

船舶在某一避难港或避难地不能进行修理而需转移到另一港口或地点时,此第二港口或地点应视作避难港或避难地适用本条的规定。此项转移费用,包括临时修理和拖带费用,应作为共同海损。因此项转移而引起的航程延长,适用规则十一的规定。

这两种情况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它也使临修费用的处理上最终产生了BIJELA的案件。

B、班轮、邮轮等特殊经营的船舶

由于问题的特殊性,解决的办法就比较容易找到。虽然许多时候临修费用可以在共同海损中获得赔偿,但这类船舶的船东现在可在保险时加入附加的条款,将临修费用直接向船舶保险人索赔。